真纪

임언준💙|為你,千千萬萬遍.|七月是藍色的.|我爱上海.

我宣布!!超级制霸🔒了!!

【超级制霸】姓名

注意⚠️
ooc,架空,私设如宇宙。大概是两个有早恋经验老师的恋爱故事(?)
我jio得应该是农橘吧(深思熟虑)
我也不资道自己在写森莫。
或许会把它写完?我也不资道,就酱。(逃)

一.
“我小的时候也养过一只小兔子。”林彦俊顺势把一只白色的兔子圈在怀里。
“欸彦俊,你看那只兔子好像你哦。眼睛很大的那只。”
林彦俊顺着那人的眼神看过去:“白色的那只吗?”
“嗯?你看错了吧,我说的是灰色的那只。”
林彦俊握紧拳头做出像是要锤人的样子,脸上却满是藏不住的笑意。
“哈哈哈对不起对不起,不一样不一样,它没有酒窝啦。”陈立农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很是好看,“刚才说到哪了?你小的时候也养过一只小兔子?”
“对,高中的时候养的,它的名字叫…”

二.
“阿信。”
陈立农在改名之前叫做陈立信。
那个时候,他还在厦门念书。成绩不怎么样,但一直都很乖,很认真。许多老师还是比较喜欢他的。毕竟这样并不会惹事生非,能省下老师不少心的学生,在那个校风并不怎么好的普通学校里,还是很可贵的。但对于陈立信自己来说,他那样只是不想让父母为自己烦心罢了。
但其实他从来都是个规规矩矩的人,明明只是…自己心里不想承认罢了。
或者他不想成为规规矩矩的人呢?
“欸,阿信你看,林彦俊今天居然来上课了,真罕见啊。”
“莫不是突然想开了?”
“我看想不开才是吧哈哈哈哈哈。”
好烦。陈立信快把手里的铅笔折断了,但也不想对这两位在他身边吵闹的人多说什么。
欸?怎么突然不吵了?你们倒是继续啊?陈立信在心里暗暗嘲讽着,之后才用余光瞟到林彦俊在后门黑着脸瞪他们。
活该。他翻了个白眼。

三.
不良少年。应该是陈立农对林彦俊的第一印象。自他转到这个学校,这个班级,便对这位同学有所耳闻。旷课、逃学、打架,一样不落,老师也拿他没有办法。
“怎么说家里都是有点门路的。”他们这样说道。
“哦。”陈立信敷衍的回应着。
“不过长得是真的很帅。”
“你们很无聊欸。”
直到上课铃响了陈立信才把他们打发走。没想到随口问一句还招来这么多没必要的麻烦。
无聊这一词,它精确的概括了陈立信的日常生活。因为太乖了,导致他做什么都只是言听计从,要说以后想做什么,他不知道。以至于后来,林彦俊的出现,把他的生活搞得兵荒马乱。

四.
“喂,阿俊,跟我私奔吧。我倒数三,如果你说了‘好’,那我们明天晚上十一点火车站见。如果你没说话,那就算了。”陈立信扶着天台的栏杆,抬头望着天空,一字一句就这样从口中说出。
如果数到三,他不答应我的话,我就放弃了。那说明我这辈子,必定得学乖装乖,与他命中注定无缘。
三。
答应我吧。
二。
阿俊,拜托了,答应我吧。
一。
我真的要放弃你了吗。
“……好。”
深秋的风不大,却莫名有一些凉意。吹动着两人的衬衫领,兴许是沙子吹进了陈立信的眼睛里,不然他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会让他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哭什么啊,又不是小孩子了。”
淦啊,你要是爽快点我还会哭吗。
“是啊,不是小孩子了。”陈立信转过身,朝着站在天台门口的林彦俊走过去,“既然不是小孩子了,那做点什么来证明吧。”
林彦俊,你的嘴唇为什么这么凉。

五.
“……搞什么啊。”
在闹钟吵醒林彦俊之后,他撑着头呆坐在床上花了十分钟去回忆这个梦,直到闹钟第二次响起来,他才走下床去浴室洗澡。
换上平时的工作服——说是说工作服,不过是穿起来舒服看上去又比较舒服的常服罢了。或许只是作为处女座,一定要区分开来吧。一瓶咖啡,一个三明治,坐三刻钟左右的公交车,这是他近几年来早晨的日常。
「微信提醒:您收到了一條新消息」
真是一早上就不让人闲啊。
「行政部李老師:林老师,有空吗?」
「林彥俊:有的,您講。」
「行政部李老師:是这样,学校有新招来的实习老师。上级说您任教经验也算是比较丰富,所以先带带实习老师。」
林彦俊翻了翻白眼,也就才教了那群小鬼头三年也算经验丰富?开什么玩笑吼。虽然槽要吐,但还是恭恭敬敬的回复了。
「林彥俊:好的,我知道了。」
不是吧。
在看到新同事后,林彦俊脑中只剩下这句话在不断质疑着自己眼前的人。
太像了,无论是眉眼间的神情,还是他说话带着的台湾腔。林彦俊有莫名十足的把握告诉自己,他一定是他认识的那个的陈立信。
林彦俊,冷静。
“你好,新来的老师是吧。请问怎么称呼?”
“林老师您好,我是陈立农。”
(TBC)

「长得俊」“你知道你在哪里吗?”“你背上?”“不对,你在我心上。”

1、南京fm的脑洞产物
2、年龄设定是个谜
3、ooc有
那么开始☆


15年前
那年林彦俊6岁,尤长靖7岁。
小朋友们凑在一起玩闹。尤长靖明明已经很小心翼翼的护着林彦俊了,却还是让他给摔着了。
尤长靖耐心的哄了半天也不见他起来。无奈的蹲下问他:“那你要我怎么办呢。”
“要哥哥背回去。”林彦俊忽然抬起头的盯着他看。
好吧,背就背吧。尤长靖回头看了一眼背后还在抽抽搭搭的小朋友,轻声安慰:“好啦,不要哭了啦。”
快要落山的太阳把两个小小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5年前
那年林彦俊16岁,尤长靖17岁。
“你又到处去打架?还要不要上学了?”尤长靖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去找受伤的林彦俊然后把他拖回家了。
“这次是他们有错在先好不好!我已经很久没有打架了,要不是他们欺负我们学校的人…”林彦俊边说边撩起袖子好让尤长靖帮自己涂药。
“好好好,下次再发生这种事情你就去找老师处理,不要动不动就动手。”尤长靖娴熟的涂上药水然后缠上纱布。
万一哪天他们把你的脸弄伤了怎么办。尤长靖这样担忧着。
“好了,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我才不会来帮你弄嘞。”尤长靖伸出手打算把他扶起来,可林彦俊噘着嘴,迟迟不肯把手搭上去。尤长靖双手叉腰看着他:“你要做什么?不回家了吗?”
“我脚疼。”
“不是包扎过了吗?你想怎样?”
“哥哥背我回去。”
“不要。”尤长靖嘴上这么说着,却还是蹲下身来。林彦俊满意的笑笑,然后把手勾上去。
春末夏初,或许是气温的缘故,又或许是因为晚霞,把两个人的脸照得很红。
“欸林彦俊,你比我高我背你很累的耶,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可是你比我重啊。”
林彦俊在背后偷笑,呼出的气吹着尤长靖的发尾,弄得他很痒。
“信不信我现在把你扔地上!还有,我八十斤。”
“好好好你八十斤你八十斤。”林彦俊敷衍的回应着他。
把我扔地上?怎么可能。我知道你不会的。
你可是每次都是第一时间来找我的。

如今
林彦俊21岁,尤长靖22岁
他们都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但这只是开始,如今的他们,站在舞台上熠熠生辉。
而活动中有个环节,是要背一个人,刚好,林彦俊和尤长靖分到了一组。
粉丝的尖叫声完完全全地覆盖了他们的声音。
“欸,林彦俊。”尤长靖回过头看了他一眼。
“做什么?嫌我重?”
“不是,你太轻了啦。”
“那喊我做什么?”
“你知道你现在在哪里吗?”
“你背上?”
“不对。”尤长靖笑了,“你在我心上啊。”
「END」



我让我一个没看过偶练的直男女同学以及没看过偶练的妹妹填了一下.(p1p2我同学,p3p4我妹妹)
我我我严重怀疑我同学是不是偷看了偶练啊_(:3⌒゙)_这是标答吧喂
我妹妹很随性哈哈哈哈哈哈(没有不尊重的意思小姑娘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填了 如果看着不开心的各位粉丝这里给大家道歉了) ​​​

自制了一些很魔性的表情包x
共5p
感觉有些很牵强哈哈哈哈哈哈哈

「长得俊」洗澡梗(←对不起不会起标题)

Attention:
1、严重ooc请轻喷(瑟瑟发抖)
2、搞了各种迷之不合理的设定请不要打我(瑟瑟发抖)
3、背景和时间线是在公司练习的时候
4、私心把这两人搞成同一个寝室的了(跑)
5、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所以求你们轻喷(瑟瑟发抖)
(以上)
——————分割线——————
淅淅沥沥的水声依旧持续着。尤长靖望了一眼那道紧闭的门,摇了摇头。他只得无奈的敲敲门朝里面喊了一句:“林彦俊啊,你好了没有?”
回答一如既往地迅速干脆:“快了。”
和半个小时前一模一样的对话。
尤长靖坐回到寝室的床上,虽然知道这样是在做无用功,但还是习惯性?出于礼貌的?问了这么一句。想着待会儿还要去开会,照这家伙的习惯,一定又双叒叕要迟到了。尤长靖皱皱眉:“我的老天爷(yě)啊,我怎么会和这种人分到一个寝室哦…”
回忆起进公司的那天,分配寝室是四个人一间,而他和林彦俊刚好是多出来的两位,因此自然而然的就成为了室友。
林彦俊其实是个看似高冷的人,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冷酷面庞下,温存着一颗善良温柔又有趣的心灵。而且他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那两个酒窝绝对绝对能让千千万万的少女心动。总而言之,他自己绝不会知道自己有多高的颜值和多大的魅力。有句名言怎么说来着?“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但林彦俊就不一样了,既拥有“好看的皮囊”,又有着“有趣的灵魂”的他,简直可以说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一开始尤长靖还是比较怕他的,或许就是有一种…冷艳的气场吧。做什么事都干脆利落,也是一个非常注重细节的人,特别用功,话也不多。按照尤长靖的话来说就是“他瞪你一下你会想立刻跑到十米开外的地方冷静一下自己是不是惹他生气了”的,这样的一个存在。
但怎么说也是舍友啊,只能硬着头皮和他尬聊。在尤长靖和林彦俊熟悉了之后,他发现了其实林彦俊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渐渐地和他的关系也日益好起来。只是,林彦俊有一个很大的问题。
林彦俊这个人,洗澡特别慢,一般洗一次至少一个小时。而他自己一般只要五分钟就够了。
当然这两者并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但是,每次公司开会的之前,林彦俊这个人非得洗澡,尤长靖不明白这是什么鬼道理,只好等他一起走。于是,每次开会他俩必定会迟到。
尤长靖也不是没想过把钥匙扔给他然后自己先走。不过每次林彦俊都不会记得,以至于宿管阿姨都已经认识他们了,尤长靖才作罢。
又过了半个小时,距离开会还有五分钟。
尤长靖终于忍不住去催了第三次,毕竟开会再迟到,他们二位就得倒贴钱了,而且说不定会被开除。
于是他起身又去敲敲门:“这都已经一个小时啦,你好了没有啊小林。”
门,终于开了一道缝。
奇迹啊!奇迹出现了!这一定是神的眷顾!尤长靖在心中如此感叹道。
然而,林彦俊并没有看到他的面庞出现。
只是他打开门把尤长靖拉进了浴室,然后把他抵在门上。
“你要是嫌我慢的话,那来陪我不就好了。”
「END」
后续:
尤长靖后来才知道林彦俊的意思是在他洗澡的陪他聊天自己就不会无聊了……

关于永远不记得带钥匙,林彦俊的记性并没有那么差,至于为什么…只是因为尤长靖生气的表情太可爱了。
「TRUE END」
——————分割线——————
好了!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写什么!于是跑路啦!(←你戏真多欸)
然后就是,如果有哪里不合理的地方希望能指出,本人是刚……入饭圈然后好多东西都不知道,所以如果哪里不合理的请务必告诉我我会改der。
最后谢谢看到这里的姑娘们♡
写的很不好但是能看到这里非常佩服你们的勇气哈哈哈(bushi)
以上!